精选栏目

真有特异功能吗?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 上世纪90 年代初,“气功热”席卷全国(新华社资料照片)

撰文/张洪林(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原气功研究室主任、医学博士)

核心要点

1.“特异功能”是我国的叫法,国外最初称之为“灵学”“心灵学”,后来又逐渐为“超心理学”一词所取代

2.特异功能使人相信的一个重要手段是表演

3.表演与实验之间有本质上的区别。两者之间最显著的不同点在于是否控制条件

4.在特异功能表演中,有很多表演者被发现确实在利用魔术或类似手段作弊

5.在这种事实面前,我们应持的基本态度是,表演的现象再神奇,也只可当作娱乐

6.“新空间1025实验室”的性质只是“民间研究室”

7.多年前就有媒体对这个实验室及其开展的“研究项目”进行过实地探访调查,结果在进行“离体认字实验”时,记者当场发现测试用的纸条被“掉包”了

▲ 宫哲兵接受旧金山华语电视台采访视频截图

最近,一个介绍“特异功能”的微信帖子在网上爆传。形式是主持人郑家瑜女士采访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宫哲兵。内容是专业研究道教法术的宫哲兵教授,宣传他参与组建的民间实验室“1025实验室”研究“特异功能”的结果。

其中包括介绍四川农民杨德贵的五鬼搬运法术,如用意念千里搬运名片、意念取出保险柜文件,空盆变钱和鳝鱼等,以及培训儿童用意念移动玻璃杯、用意念从密封盒子里取出火柴、纸条,以及用意念将微型摄像机和手机送进普通人看不到的另一个空间等等。这个帖子的爆炸性传播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迷惑不解。所以,有必要将所谓特异功能的来龙去脉和实质做些介绍以正视听。

“特异功能”是我国的叫法,国外最初称之为“灵学”“心灵学”,后来又逐渐为“超心理学”一词所取代。它的研究对象主要归为两类:一类是认知上的超常现象,即“超感官知觉”;一类是意念直接作用于外界事物,称作“心灵致动”。具体内容庞杂,例如透视、遥视、思维传感、预知、意念移物、意念治疗、灵魂出窍、附体重生、幻影续存等等。

国内外公认的第一个特异功能研究团体是1882年英国成立的“灵学研究会”。本世纪初我国一些人士受国外影响也创建过灵学研究会,出版了一些书籍资料。从1979年国内报道四川唐雨“耳朵认字”开始持续到今天的特异功能潮,实际上是国际的灵学和超心理学研究在中国的反映和继续。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还曾于1982年派代表出席了在英国召开的国际庆祝灵学研究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并作了专题发言。

中国人体科学学会成立于1987年,学会根据一位信仰特异功能的著名科学家指示,确定特异功能研究是人体科学研究的核心内容。“特异功能研究”的提法逐渐向“人体科学研究”的提法过渡。继《人体特异功能通讯》《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通讯》之后,又于1990年创刊了《中国人体科学》杂志。原国家体育总局伍绍祖局长是中央人体科学领导小组组长。这些机构和刊物在“法轮功”被定为邪教后停止了活动。然而,江湖大师王林、道士李一和宫哲兵教授等众多人士特异功能传播活动一直没有停止过。

回顾国内特异功能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到两个事实:一是特异功能研究受到了有关方面和人士的重视,一些特异功能研究者发表了数量可观的证实特异功能的文章,并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影响;另一个客观事实是,特异功能现象至今也未得到科学界的认同。特异功能研究到底存在哪些影响科学界认同的因素呢?

特异功能研究没有遵循最起码的科研规范

特异功能使人相信的一个重要手段是表演。与前不久曝光的王林现象一样,一些官员、大企业家、演艺名星等在内的部分大众,面对“亲眼”所见的表演“事实”,立即相信特异功能的存在。依据的是“眼见为实”原则。从争取大众角度看,表演有其成功的一面;但是从争取科学界承认角度看,表演又恰恰是特异功能最薄弱的一面——表演事实无法证明亲眼所见的结果就是特异功能单一因素所致,而科学只承认遵守科学规范获得的结果。

受过科研训练的人都知道,表演与实验之间有本质上的区别。两者之间最显著的不同点在于是否控制条件。如果一项研究事先进行了周密的实验设计,在操作中采取了严格控制条件排除其它干扰和作弊行为的措施,并且获得的结果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人进行重复,或经得起包括持不同观点人在内的科学验证,那么得出的是科学实验的结果。这种结果是真实的、可信的。反之,如果不控制条件,不采取排除其它因素参与的措施,并且结果不能由别人,特别是不相信的人来重复验证,那么这种情况就是表演,表演事实不可能被科学认可。如果特异功能研究能遵循这样一条人类经过长期实践形成的基本的科学实验原则获得成功,那么这种事实不用多,哪怕只有一个,也足以使科学界承认特异功能的存在,申请比诺贝尔奖还高的奖项都不在话下,围绕特异功能的争论也会早日结束。然而,事实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过硬的实验事实能有说服力地证明那些超常现象是特异功能而不是其它因素所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遗憾。这才是科学界至今不能承认特异功能现象的最根本原因。在这种表演事实面前,我们应持的基本态度是,表演的现象再神奇,也不要“眼见为实”,只可当作娱乐一笑置之。

特异功能研究至今杜绝不了骗术

特异功能信仰者非常忌讳别人将特异功能表演说成是以魔术手段进行的欺骗。然而,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两个事实:一是到目前为止的特异功能现象,使用魔术手段全部都能表演出来。另一个铁的事实是在特异功能表演中,有很多场合被发现表演者确实在利用魔术或类似手段作弊。

这类欺骗行为不仅发生在一般的表演场合和普通的具有特异功能的人身上,更令人惊讶的是,还发生在当年被国内特异功能界誉为坐“第一把交椅”、长期被当做“国宝”重点研究的张宝胜身上。他甚至在向特异功能领导小组的几位领导汇报时都赤裸裸地作弊,具体表现为:(1) 偷换试样信封,被魔术师当场指出。(2)在抖药片的实验中,采取偷开瓶盖取药,使具有唯一性和不可逆性的试样药瓶发生人为破坏的改变。除此之外,张宝胜还有多次表演时作弊被看穿的情况。

此外,一些10岁左右的孩子也能“天生机灵”地进行作假操作。例如,1979年以后,国内掀起特异功能热潮时,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专家组成的特异功能调研组,在一些省市进行实验调查的结果表明,那些以前被当地发现具有特异功能的孩子,在识别调研组严格设计的试样面前,全都使用了作假偷看手段被检查出来,并当场写了检讨。

以上这些已被揭穿的欺骗事实,特异功能信仰者们也都知道,并且实际被揭穿的数量远不止这几例,但是照样唤不醒痴迷的信仰者们。公开在社会宣传特异功能现象对大众和社会都有极大危害性。王林利用空盆变蛇的杂耍手段,编织了一个众多官员、著名企业家和大明星们构成的顶级精英关系网,应该很有警示作用。

去年被定为邪教的广东“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也是靠特异功能起家的,不仅骗钱骗名,而且迷惑几个女信徒为他生了多个孩子。邪教“法轮功”头子李洪志,更是给众多痴迷者迷魂洗脑进行精神控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前车之鉴,希望主管部门吸取教训,对宣传特异功能的现象足够重视才好。

▲一份曾经的“记录”显示,一名参加“移物培训”的小学员,通过“意念”成功将一片树叶从室外“搬运”到室内(来源:宫哲兵撰写的《意念移物与隐形空间》一文)

起底“新空间1025实验室”

看过张洪林的解读,相信大家一定对另一个问题也很关心:宣称搞出如此“惊天”成果的这个“新空间1025实验室”究竟是个什么机构?

首先,北京科技报 | “科学加”客户端记者找到了这个“实验室”成立之初在网上发布的一则由宫哲兵执笔的“公告”。

根据公告内容可以得知,这个“实验室”正式成立于2011年12月5日,性质为“民间研究室”。发起人有四位,分别是云南大学教授朱念麟、武汉大学教授宫哲兵、浙江师范大学教授邵邻相和杨州职工教育大学副教授印大民。按照公告发布时的口径,朱念麟作为当时的召集人,同时也是未来的实验室主任。

之所以取名为“新空间1025实验室”,按照媒体的报道,含义有两层:“新空间”代表另一个“隐形空间”,“1025”则指的是决定筹备成立“实验室”的时间—2011年10月25日。

“新空间”其实就是一间十余平米的老宿舍

在前面提到的视频中,宫哲兵曾经着重介绍了“实验室”对儿童“超能力”的培养和训练,并列举了诸如“飞舞的火柴”“离体认字”“透视眼”等具体的事例。

这个“高大上”的“实验室”究竟是什么样的?真有那么神奇吗?其实早在多年前,云南省昆明地区发行量最大的都市报——《都市时报》就派记者对这个实验室进行了探访,并现场对“超能力”进行了观察和测试。

根据《都市时报》2012年10月30日A27版刊发的报道,“新空间1025实验室”的创办人朱念麟,真实身份是云南大学物理系的退休教师。报道称,10月24日,《都市时报》的记者来到“新空间1025实验室”,地点就在云南大学一栋老宿舍楼中,是一间十余平米、摆放着简单家具的房间。就在那里,朱念麟向前来探访的记者展示了“实验室”近一两年对儿童“超能力”的“培训记录”。

当时探访的记者看到,每一个学员有一个专门的文件夹,收集了每次的实验记录。记录以表格形式填写,第一栏是学员写下的利用超能力“认出”的文字或符号,第二栏粘贴着展开的小纸片,二者的内容大体相符。后面还有“培训老师”的签字和说明,比如“手心认字”或“离体认字”,少数注明未能成功辨认。一些表格上还粘贴着折断的火柴、写有字的火柴、树叶、打开的别针或其他“实验”中使用和发生变形的物品。

根据报道,当时朱念麟还拿出被剪断的回形针、嵌在塑料壳中的红色指印、拧上螺帽的螺丝……并一一讲述来历:“这些几乎都是小学员们不使用正常工具或不接触物品,就能达到的效果。”

记者见证“离体认字”,当场发现纸条被“掉包”

《都市时报》报道称,2012年10月28日上午10点,记者再次来到这个“实验室”,3个女孩已经来到实验室,两名12岁上下,一名不到10岁,由母亲陪同。除朱念麟外的两名女老师做了自我介绍,一名王姓老师,也是其中一个女孩的母亲。另一名张姓老师告诉记者,其他小孩有事不能来。

3个小孩都是“老学员”,在这里“培训”了至少一年以上。按朱念麟的说法,“认字”是基础训练,培训过一段时间的小孩都能较轻松完成,“意念折断火柴”等难度较高,会在基础训练后进行。

认字分为“手心认字”和“离体认字”。张老师打开装着纸片的糖果盒,掏出折叠好的纸片,递给每个女孩一张。按照规定,受试者要将折叠的纸片握在手里,“感应”上面的文字或图案;待孩子“认出”后,再每人换一张纸片,此时要求孩子不接触纸片认出。

当时在现场的记者这样描述所看到的场景:“3个小学生注视着纸片,开始了透视的工作。3人有时凝视着纸片,有时彼此交流,小声耳语,有时把脸伏在桌面上,像是累了休息一会儿,有时弯腰把头伸到桌子下面。指导教师与外来考察者也在不停地说话,好像暂时忘记了测试工作。”

3个小孩在十几分钟后陆续完成了“手心认字”,答案无误。“离体认字”的过程稍久,最终也都“认了出来”。在第一个女孩完成“离体认字”后,另一个女孩也在纸上写出文字。而当记者伸手去拿折叠的纸片确认正误时,女孩阻止了记者,告知“还没写出来”。很快,两个女孩将写出的字和纸片交给记者,不过已经不是原来的纸片。第三个女孩最后交出的纸片经过记者辨认,发现也已被替换。

“高难表演”未能完成,匆匆结束“培训”

“离体认字”结束后,接下来朱念麟要求3个女孩“表演”较有难度的特异功能:一个不打开空药瓶、折断放在里面的火柴,另一个不打开药瓶、在里面的火柴上写字,第三个不打开书本、认出指定的某页某行的前几个字。

《都市时报》报道称,当时女孩们表现出为难,不过在老师们“你们以前都做到过,集中精力就能做到”的鼓励下,没有过多拒绝。

被安排在火柴上写字的女孩则提出了要求:由自己挑选火柴,并且写的字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要求均被满足。

大约一刻钟后,3个女孩都没有进展。老师们表示,她们可能因为一段时间没有训练,状态不佳。临近11点半时,老师们提出接下来有其他活动安排,匆匆结束了“培训”。■

分享到: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