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栏目

医生晋升制度背后的利益链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国内医学论文造假出奇葩调查医生晋升制度背后的论文利益链

文/记者 李鹏

  目前我国,医生晋级职称发论文其实已经演变异化为“抄论文”,而发论文已经变为通过中介向期刊“买版面”。

  女性也会得前列腺癌?很多人大概死也不会信。但近期发表的一篇中文期刊论文称,女性已经成为前列腺癌的重要群体。这在一些医生的朋友圈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引得众多医生纷纷吐槽。

  一篇医生纷纷吐槽的论文

  近日,黑龙江《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 2016 年第 37 卷第 2 期发表了一篇名为《前列消癥汤治疗激素前列腺癌的临床疗效观察》的科技论文,论文的作者为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廖春贤。

  论文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第一人民医院选取 2012 年 1 月至 2014 年 11 月收纳的 98 例激素前列腺癌患者开展随机调查,其中观察组 49 例,男 26 例,女 23 例;对照组 49 例,男 21 例,女 28 例。在外行人士看来,这是一个比较符合标准规则的实验,有观察组和对照组,男女两性都有,具有充分的代表性。不过该论文的内容被在网络上公开以后,在网络上尤其是医疗行业的一些朋友圈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引得众多医生纷纷吐槽,这篇论文在女性前列腺癌的数据方面太荒唐。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一些批评这篇论文的医学界人士认为这篇论文的核心问题不是女性会不会得前列腺癌,而是有超过50名前列腺癌女性患者出现在同一个医院太匪夷所思了。

  女性有前列腺吗?

  女性有前列腺吗?论文出炉以后,这个问题成了最为火爆的槽点。女性前列腺器官都没有,怎么会得前列腺癌?很多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目前被广泛周知的是,前列腺作为器官为男性所独有,前列腺癌几乎是男人的专利。

  但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有女性前列腺癌这样的病例出现。1997年美国泌尿学年会上,华盛顿的一位病理学家就报告了3例女性前列腺癌。记者查询相关材料显示,国外最近几十年也还有其他一些零星的女性前列腺癌案例。

  清华大学附属北京市垂杨柳医院泌尿男科主治医师肖飞说,尽管前列腺是男性特有的附属性腺器官,女性没有男性这样的前列腺器官,但是也有类似前列腺的组织。研究发现,在女子膀胱出口的周围,存在一些腺体组织,结构与男性的前列腺类似,而且在胚胎发育的早期阶段,与男性的前列腺来源于同一类胚胎组织,现在国际医学界将其称之为斯基恩氏腺(Skene’s glands),或者是尿道旁腺,其位于女性阴道前壁,在尿道下端开口附近,作用也与男性的前列腺类似,与性高潮时的射液具有密切的关系。

  尽管在国内的正规医学教科书中,并没有女性前列腺这种说法,不过在国外,也有人将尿道旁腺这种腺体组织称之为女性前列腺。近些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在国外持有这种观点的专家越来越多。

  女性患前列腺癌的几率有多高?

  近些年来,随着医学研究的发展和深入,发现女性也可有前列腺疾病。医学家用免疫组织检测女性血清,可以检测出前列腺特异性抗原。另外,医学家们还研究发现,女性尿道黏膜后壁远端有许多残留尿道腺体,这些腺体在胚胎晚期与男性前列腺同源,组织结构上也与男性前列腺类似,只不过没有男性前列腺那么典型罢了。这些残留的前列腺,可以发生增生、出现尿痛、排尿困难等症状,也可以发生肿瘤。

  前列腺癌是男性比较常见的一种疾病,重庆医科大学附一院泌尿外科副主任苟欣教授表示,据我国肿瘤登记地区记载,2012年我国的前列腺癌发病率为9.92/10万,列男性恶性肿瘤发病率的第6位。但是女性患前列腺癌的概率究竟有多高呢?由于目前国内没有实际调查统计的样本,因此并没有相关的统计数据。

  个人微信公号“小小四月花”的一位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如今在美国当医生的人士提供了一个可以分析的视角:根据美国疾病防治中心(CDC)和美国癌症协会的统计数据,妇科肿瘤在女性中的发病率大约为10万人中47人,其中会阴及阴道的癌症尤其罕见,会阴癌约为10万人中2人,阴道癌10万人中不到1人。

  再根据极其有限的文献记载,女性Skene's腺体癌在所有女性外生殖道(包括会阴和阴道)恶性肿瘤中的比例小于0.003%。这样推算下来,女性前列腺癌的发病率约为:0.003% x 3/10万 ≈ 1/10亿人。也就是说,全中国估计有一两个人得这个病,真是比中六合彩还难!尽管这种推算显得有些夸张,但是却真实地表明女性前列腺癌确确实实是个小概率事件。

  太荒唐的数据造假

  在廖春贤的论文中,很多医学专业人士注意到,论文中激素前列腺癌观察组和对照组中女性患者加起来达到了51例,而男性患者却只有47例,由于样本都是选取自该院3年之内的患者,也就是说,3年的时间里该院前列腺癌女性患者就超过了50人。这让很多医学界人士觉得该论文的数据太荒唐,造假也造得太厉害了。

  在知乎网络问答社区,一个名为“双色瞳的罗严塔尔”的药理学博士说,“我们先不去纠结那些深奥的医学知识,就用常识推断一下,女性前列腺这样‘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器官,廖医生短短两年里就发现了50多例相关的癌变,那之前的医学工作者为什么就看不到呢?”

  “双色瞳的罗严塔尔” 毕业于浙江大学,真名林冠宇,现在从事医药投资工作,他对记者表示,如果廖春贤的研究是真实的,“仅仅是针对单个病例本身的研究就能在国际期刊上发表很好的文章,他居然苦苦收集了50多例用来实验一味中药,还投了个中文期刊,这远不符合常理。”

  论文一出,医生朋友圈里很多人都把这篇论文当成笑话来看。记者了解到,前列消癥汤是已故的北京广安门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刘猷枋根据多年临床经验总结的治疗前列腺癌的中医药方剂,其也不是廖春贤的发明创造。

  既然医学界众多的同行认为这篇论文的一些研究数据过于荒唐,那它究竟是怎么出炉的呢?

  荒唐论文为何出炉?

  《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是由黑龙江教育厅主管、齐齐哈尔医学院主办的综合性学术理论刊物。尽管不是国家级核心期刊,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省级学术期刊,在急于评职称的人眼里却成为“香饽饽”。

  记者通过查询发现,这些年来《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与多个中介机构都有论文发布合作,因为需要发布的论文篇目大量增加,刊物的出版周期也一再缩短。但这些年出版一直在扩容。

  其官网显示,该刊物 1984年创刊为季刊, 1999年始为双月刊,2001年始至2006年6月份为月刊,2006年7月份至今为半月刊,每月15、28日出刊。但是中国知网数字出版物超市信息显示,其从2015年已经改为旬刊,2015年共出版26期,2016年至3月下旬已经出版8期。

  3月31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编辑部,相关编辑拒绝对这一问题做出任何解释和答复。

  记者将电话打到顺德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廖春贤所在办公室,接电话者一听找廖春贤,立马就掐断了电话。

  记者从与《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合作的第三方公司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在百度上,记者输入“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第一条目进入的就是号称学报期刊在线征稿唯一官网的杂志之家,该网站声称,“杂志之家与1000余家杂志社建立了征稿绿色通道,五证齐全,可直接通过对公账户付款,安全可靠! ”而《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就是他们合作的期刊之一。

  在线上咨询中,一位姓贾的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在《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代写代发论文的价格是4000个字符以内5700元,安排两个版面。文章根据需求者的要求写,保证通过。

  具体到本次这篇荒唐的文章,医学界的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该文章《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负责的编辑也有很大的责任,主要是他们没有仔细予以审查,可能他们也检索了一下,医学界的确有女性前列腺的说法存在,并有女性前列腺癌的案例出现,但是他们却忽视了该病出现的概率,最终就导致了荒唐论文的出现。

  但在记者的采访中,杂志之家的贾老师否认他们最近操作了出问题的这篇论文。

  不过另外一位姓王的老师对记者透露,最近突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杂志社突然停止收他们的论文了,要操作只能找其他学术期刊了。

  4月4日,记者在中国知网数字出版物超市中发现,《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6年度发表本次廖春贤论文的2016年第2期已经被整体删除无法检索,其它的则完全正常。而在齐齐哈尔医学院官网上,该学报2014年及以后的论文在这次论文出事以后均已处于无法查询状态。

  实际上,在我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科技期刊代写代发论文产业链,在这个链条上生存着众多的公司,这些公司都在和不同的科技期刊进行合作,只要价格合适,很多科技期刊就会发他们的论文。

  林冠宇告诉记者,这些公司现在甚至还提供课题申报——代写——代发一条龙服务,他们与学术期刊社进行多种形式的合作代发论文,其已经完全走向了产业化。

  “作为一个省级的小型不知名的学术期刊,出现代写代发的假论文一点都不令人奇怪。”解放军总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吴海云对记者表示,由于大量造假和中介的产业化运作,目前大陆的中文学术期刊论文,绝大部分都是垃圾,这些低水平的论文和课题也是对国家资源的浪费。

  这些年来,大量造假论文在医学界横行,有的甚至还被反复转载和引用,这不仅给参考和借鉴的医生造成了障碍和麻烦,尤其是一些与人体健康关系密切的数据造假及错误也会给患者带来一些治疗方面的意外风险。


2013年2月9日,德国柏林总理府,德国教育部长沙范与总理默克尔共同面见媒体,宣布辞职决定。据报道,因涉嫌博士论文造假被剥夺博士学位后,德国教育和科研部长沙范2月9日迫于压力宣布辞职。沙范再次明确拒绝对她博士论文的剽窃指责,不接受杜塞尔多夫大学取消她博士学位的决定。

  写论文的人往往不看病

  根据相关规定,我国目前的医生职称评审和聘任制度,规定医生晋升职称必须要发表相应数量的论文,并且要在核心期刊发表。比如我国部分省份规定,由副主任医师晋升主任医师,就要有3篇核心期刊的论文。

  另外,医疗行业其他多种等级的职称,也都有不同数量、不同刊发级别的论文要求。有专家表示,从正常的角度而言,医生在临床中会积累很多案例,并有助于开展一些相应的研究,他们的经验也是医学界十分宝贵的财富,因此要求其写论文似乎并不过分。

  但是当论文成为一种必须完成的负担以后,就会走向另一面。这主要是因为在现实中很多临床医生根本就没有精力搞一些所谓的科研论文。比如有的手术医生,现在平均每天要做2到3台甚至更多的手术,一天站六七个小时、甚至十多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情,哪里还有时间搞研究写论文。

  在另外一个方面,由于部分医生过于重视“发论文、搞科研”,忽视了普通临床工作和广大患者,于是,多年来我国医疗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医术厉害的人不写文章,而写论文的人往往不看病。甚至有人编了顺口溜来描述这种所谓的论文专家,“教授不拿手术刀,学术会议到处跑,著名医生不坐诊,讲课费用收腰包”。

  对广大医生而言,在现有的评价体系上,论文还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于是,一些医生就找枪手或者代写公司代发论文。在这样的背景下,医学界发论文行业就形成了利益链,并且现在分工也日益细化和专业化。在具体的操作中,一般都是相应的学术期刊通过第三方作为医生和刊物之间的“桥梁”,医生交钱给中介,中介负责联系学术刊物与之商量发表论文的时间和版面,然后从中抽取部分费用作为“报酬”。也正是因为如此,多年来我国不少医学期刊已经沦为纯粹的盈利机构。

  吴海云直言,目前我国,医生晋级职称发论文其实已经演变异化为“抄论文”,而发论文已经变为通过中介向期刊“买版面”。目前我国除了极少数得到规范管理的期刊以外,其余的几乎全部沦陷。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如同其他行业论文,多年来,众多医学论文收费一般也是随行就市,按刊物的级别、版面情况、发论文急缓程度不同而定。少的两三千元,高的七八千元甚至到万元以上。

  吴海云呼吁,对医生而言,更为重要的是重视实践、医疗安全以及操作能力,这样的医生才能更好地为病人服务,而只会发论文的医生也不是老百姓所需要的。■

分享到: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