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栏目

地下水污染和水资源短缺“生命之源”何去何从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第十八届北京科技交流学术月系列活动  地下水污染和水资源短缺“生命之源”何去何从

文/记者 黄珊
 


CFP郑州索须河内的水看上去呈黑色,装入矿泉水瓶可见到严重污染,水中长满了蚊子的幼虫

  近些年,水污染事件频见报端,但是地下水污染所占比例却并不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地下水受污染程度轻。

  在日前由北京市地质学会主办的“北京市水源地及地下水污染防控决策咨询沙龙”上,来自中国工程院、国土资源部、住建部、地质调查局、水利科学研究院的多位专家学者共同为北京市日益突出的水资源问题建言献策,在总结以往治水成效的前提下提出了不少新思路。

  不少地下水污染源就在你我身边

  和地表水相比,地下水污染往往难以察觉。地表水如果被污染,可以通过气味、颜色和状态辨别,而地下水是否被污染却很难辨认,具有隐蔽性、延时性。另外,地下水污染一般不会造成突发性的环境事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非突发性的地下水污染事件很难被曝光。

  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同样存在着不少污染地下水的现象,例如垃圾处理不当、汽车加油站漏油等多重因素。垃圾填埋场的渗沥液,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工业垃圾、石油石化行业污染都是地下水的污染源之一。除了工业污染,农业污染也是地下水污染的罪魁祸首之一。

  有统计数据表明,我国单位耕地面积化肥及农药分别为世界平均水平的2.8倍和3倍。农业区地下水氨氮、硝酸盐氮、亚硝酸盐氮超标和有机污染日益严重。另外,随着高尔夫球场遍地开花,大量农药化肥的供给同样加剧着地下水污染,一些严重缺水不适宜发展高尔夫的地区也盲目建设,甚至抽取地下水作为草坪灌溉水源。

  北京市水利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所长郑凡东认为,地下水污染治理的高成本和地下水污染成因的复杂性共同决定了其污染防治要以“防”为主,切断各种污染源是地下水污染防治的关键。除了企业和工厂,未来治理地下水污染应该密切监测垃圾填埋场、加油站、农田和高尔夫球场等。

  但是,对这么多地方的地下水进行监管绝非易事,在这方面我国可以参考美国的做法。

  美国有健全的地下水环境监管法规和管理制度,《清洁水法》 《安全饮用水法》《资源保护与恢复法》等一系列法案中都提出了涉及地下水监测与管理的规章制度,一旦发现地下水被污染了,便追查污染企业,要求他们承担整个治理代价,企业也因此极其谨慎地处理地下水污染问题。

  三大战役同时打响

  在环境议题上,公众关注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雾霾上,其实,水环境形势也非常严峻。相比已经得到足够重视的空气污染问题,从长期危害性和治理难度等方面看,水污染和土壤污染问题其实更值得关注,尤其水污染和土壤污染之间还存在着相互影响的关系,一旦治理不好,非常容易产生恶性循环的后果。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耀如认为,应当将对土壤污染、水污染、大气污染的重视程度和治理力度放在同一水平位置,并对三者同时进行综合治理。

  就地下水而言,地下水赋存于第四系松散沉积地层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对土壤造成的任何污染都会影响地下水的水质。由于其自净能力差,一旦被污染,污染状况存在时间比较长,目前的科技手段很难在短时间内治理。即便排除了污染源,已经进入含水层的污染物仍将长期产生不良影响,相比空气污染,水污染和土壤污染带来的环境影响和生态破坏还会更大,甚至有可能导致物种灭绝。

  尽管多年来水污染治理从未松懈,但我国总体水污染,尤其是地下水污染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据统计,北方地区65%的生活用水、50%的工业用水和33%的农业灌溉用水都来自地下水,全国655个城市,有400多个以地下水为饮用水源。大范围地表水、地下水被污染,并通过大气污染、渗透等方式,蔓延影响到饮用水水源,直接影响了饮用水源水质,严重威胁着人们的饮水安全。

  新救星:海洋水库、海绵城市

  除了污染问题,地下水枯竭问题的解决也迫在眉睫。经过三十多年严重超采,北京地下水资源已陷入日趋枯竭和难以维系的危险境地,而随着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地面沉降逐年加剧,给自来水管道、轨道交通等城市基础设施安全带来潜在威胁。

  过度开采地下水,本质上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水资源匮乏。有人会有疑问,南水北调工程不是每年提供10亿立方米的水吗?然而,2014年北京市水资源消耗量就达到36.4亿立方米,南水北调的供给无法根本扭转整体缺水局面。

  事实上,我们并非只有“南水北调”这一个选择。一方面是大量宝贵的雨洪水白白流入大海,另一方面是干旱和缺水的现实,而现有的洪水资源化措施全在海岸陆地上打转转。依靠传统的思路根本解决不了干旱缺水问题,因为沿海地区缺水的本质并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缺水,而是缺乏大库容的水库。现代水利必须面向海洋,建设海洋水库。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拓展水资源概念,更要突破传统水资源的开发方式。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耀如认为,海水淡化已成为世界上许多缺水城市补充水资源的主要方式,可以把海水资源纳入水资源利用规划,使海水利用成为解决北京市水资源匮乏的有效途径。

  和海洋水库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随着城市内涝问题的突出而走红一把的“海绵城市”。“海绵城市”是指城市能够像海绵一样,具有良好的“弹性”,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

  目前北京的海绵城市建设正在稳步推进中。据北京市水务局数据显示,通过近千处分布在北京市全市的蓄水池、集雨樽、透水砖等雨洪利用工程,2014年全市累计收集利用雨水量2781万立方米,约14个昆明湖的水量。

  “在未来,我们将朝着针对雨水、河水、湖水、地下水、大型水库、海洋水库实现‘六水共用、六灾共治’的方向前进”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耀如说。■


 

分享到: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