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栏目

罗海德:巴斯夫希望树立一个标准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巴斯夫先进材料和系统研究平台全球总裁接受本刊专访——罗海德:巴斯夫希望树立一个标准

文并摄/记者 张星海
 


巴斯夫先进材料和系统研究全球总裁罗海德博士 

  巴斯夫,中国的老百姓估计对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这是一家起步于德国本土的企业,已经有150年的历史。目前,它是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65位。

  大家虽然不知道这家公司,但可能已经在使用这家公司提供的先进材料。如果你在北京T3航站楼搭乘过飞机,或者当你参观水立方,那么你可能会饮用这些地方的直饮水,这些直饮水是通过多孔超滤技术过滤的,而这种超滤膜就是巴斯夫研发的。

  另外,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常见台风等恶劣天气,经常会一些水泥和钢铁电杆可能会被毁,而一种新型的复合材料制作的电线杆可以避免此种状况的发生。这种电线杆是基于玻璃纤维的强度和聚氨酯的柔韧性,它比水泥电杆的弯曲强度高出2.5倍,不会像水泥电杆一样在较强风力下折断。这种新型但电线杆,也是巴斯夫专门针对中国研发的。

  如果你是跑步运动的资深爱好者,那么,阿迪达斯一款名为“Energy Boost”的跑鞋你肯定听说过,它以其缓震、轻量等优点俘获了诸多跑步者的心。2014年纽约马拉松冠军选手就是穿着这个鞋子赢得了冠军。

  阿迪达斯的这款跑鞋,其科技的基础是以其独特的缓震材质为中心,将热塑性聚氨酯(TPU)膨胀后转化成上千个小能量胶囊以制成跑步鞋的中底,由于结构的独特性,可吸收跑步过程中对足部的冲击,为足部提供减震性能。此外,每个小胶囊都能在每一步积聚并释放能量。所以,这种材料能在长距离的奔跑过程中为跑步者提供连贯的能量和弹力,而阿迪达斯的这款跑鞋的中底就是巴斯夫开发出来的。

  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在风电、汽车、建筑等行业对先进材料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大,这些都吸引了巴斯夫这个化工巨头不断对中国市场增大研发投入。

  11月9日,巴斯夫亚太创新园二期项目正式在上海浦东落成启用。该项目总投资达9000万欧元(相当于6.1亿人民币)。落成之后,巴斯夫将继续专注于先进材料和系统研究,还将增加配方、化学工艺工程等新研发领域。此外,巴斯夫计划明年将先进材料及系统研究的全球平台总部移至上海。

  巴斯夫为何如此看好中国?巴斯夫在中国都开发出什么样有影响力的新产品?本刊记者就此对巴斯夫的先进材料和系统研究平台全球总裁罗海德博士进行了专访。


使用巴斯夫材料做中底的阿迪达斯“Energy Boost”跑鞋

  “我们在这边参与了非常多很重要行业的创新。”

  《科技生活》周刊:巴斯夫先进材料和系统研发部门总部从明年起就要移师中国上海,这个地理位置到转移,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罗海德:首先,我们在亚太区已经有了非常多的研发活动,包括在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上海。第二,我们在上海已经建立了NAO(先进材料开放研究平台),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上,我们已经跟亚太区的一些大学有了非常好的合作关系。第三,我们在这边参与了很多重要行业的创新,包括汽车、电子、医药、个人和家庭护理等,这些行业其实跟先进材料的研发是紧密相关的。巴斯夫在全球拥有三大研发平台,总部分别设在亚洲、欧洲和北美,具体项目和资源遍布全球。我不仅负责取先进材料和系统研究,同时也兼顾公司在亚太区的所有研发活动,确保平台之间地区之间互通有无。

  “一个汽车里面有许多零部件都是由巴斯夫提供的。”

  《科技生活》周刊:您认为巴斯夫新材料领域在全球最具有竞争力的高科技产品是什么,这个产品应用于什么领域,与传统材料相比竞争力在哪些方面?

  罗海德:非常多,比如说我们的材料被应用于防晒霜、水处理、工程塑料等解决方案,尤其在实现汽车轻量化方面应用广泛。估计两天也讲不完。

  我简单地提一两个,我们有一种泡沫材料叫Infinegy,是我们为阿迪达斯特别开发出来的一个泡沫材料,纽约马拉松冠军选手就是穿着阿迪达斯的这双鞋赢得了冠军。我们对这个材料非常地自信,也非常喜欢,因为它其实可以在运动的时候反馈给你10%的能量。

  人们使用产品时不会去注意里面包含了哪些技术和解决方案。然而,有时候恰恰这些看不见的技术才是提升产品性能的关键,比如汽车行业的技术突破都得益于化学作用,里面有许多零部件都是巴斯夫技术的结晶。在获得公众认知方面,对于很多的化工公司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对于重型卡车来说,司机可能都不知道他们正在使用巴斯夫的催化剂,但它确实在帮助减少排放和污染物,降低对空气的影响。我们在看电视时不会想到是巴斯夫开发的分散体让画面如此鲜艳。再比如我们和海尔、以及美国宇航公司联合研发了磁热冷酒器,这是一种基于磁热材料的冷却装置,可以完美替代传统的压缩制冷技术,相比节能35%。


阿迪达斯“Energy Boost”跑鞋中底泡沫材料infinegy的横切面

  “我们也是汽车行业最大的供应商。”

  《科技生活》周刊:过去20年,中国的汽车工业飞速发展,许多人认为中国未来汽车制造业将难以复制过去的辉煌,汽车常年增速在减低,在未来的市场中,巴斯夫有没有和中国的自主品牌合作,有哪些科技方面的举措能推进这个市场的增长?

  罗海德:汽车是全球最大的工业行业,也是巴斯夫主要的客户行业。巴斯夫和中国的汽车厂商,特别是自主品牌有着广泛的合作,像吉利汽车、东风汽车、长安汽车,以及长城汽车都有广泛的合作。除了和汽车主机厂的合作,巴斯夫还和汽车的研究中心、设计中心都有广泛的合作。

  从长期来看,我认为汽车行业依然具有增长潜力,但是同时我也认为,我们需要更加高端的材料,用更加高端的科技来满足人们对节能环保同时舒适驾乘的要求。这里面包括催化剂,包括涂料,包括工程塑料,等等。这些方面我们都需要新的解决方案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巴斯夫可以提供各种各样的汽车油漆

  “我们对安全从不妥协。”

  《科技生活》周刊:昨天我们参加了巴斯夫的实验室,看到许多细节性的东西,像随处可见的紧急冲淋洗眼装置,还有地面上的各种线条、色块。让人都能充分感受到德国人的严谨。巴斯夫和别的企业,特别是和中国的化工企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罗海德:巴斯夫要获得运营许可,就需要对安全毫不妥协,需要遵守当地的一些规章制度,需要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公民,需要贯彻非常严格的安全守则。这样的话,我们才可以获得运营许可。

  我们对安全从不妥协,我们在亚太区建实验室的时候,遵循全球的标准。从建造价格来看,肯定是相对昂贵的。但是,如果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是值得的,对我们的员工来说,这里也是一个更加安全的环境。也许,我们的员工会更享受在实验室工作,这对于公司长期的发展都是非常有益的。

  “创造化学新作用,追求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是巴斯夫的企业宗旨。通过这句话,其实我们想说的是,巴斯夫作为一个化工公司,希望对整个行业负起责任。希望巴斯夫树立了一定的标准之后,同行的其他企业也可以跟我们一样秉承同样的标准。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和我们的行业共同增长。如果没有化学工业,很多创新是不可能实现的。

  “很多化学家都喜欢烧菜。”

  《科技生活》周刊:我们想了解一下您是怎样一个人,除了工作,您的爱好和兴趣有哪些?

  罗海德:我有四个孩子,三个男孩,一个女孩。其中一个女孩是2000年时在新加坡出生的。我喜欢潜水,而亚洲有着极佳的海洋环境。

  在亚洲,我喜欢打高尔夫球,因为我们这边有非常好的草坪,但在德国就没有。此外,我喜欢烹饪,因为好像很多化学家都喜欢烧菜,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吃亚洲的菜,我在上海已经找到了一个厨师学校,想去学烹饪。

  “中国对于新事物有一个开放的态度。”

  《科技生活》周刊:您来中国的次数比较多,您大概说一下对中国的感受。

  罗海德:我是17年前11月22日第一次来到中国。为什么记得那一天,因为那天是我姐姐的生日。那天在上海虹桥机场降落,我看到马路上一大片是骑自行车的人,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从那个印象可以看出,这些年来上海发展真的是非常快。由于业务的关系,中国我去了比较多的地方是上海、北京和深圳,但是关于中国的历史,大好河山,我都非常感兴趣。来到上海之后,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去发现这个城市,发现这个国家。

  在柏林(我是柏林人),政府想造一个机场,五六年前就已经想造,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到最后没有成功。而如果在中国的话,也许早就造好了。这就是这个国家的速度,和它改变的节奏和步调。

  中国对于新事物有一个开放的态度。比如上海,在机场和龙阳路之间有磁悬浮列车,这个技术其实是德国的技术,但是在德国从来没有看到过。我希望在上海能够乘坐一次磁悬浮列车。这个国家,上海这个城市也好,都是生机勃勃,它能接受一切新的解决方案,新的创新的方式。这是我喜欢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原因所在。

  《科技生活》周刊:您对中国人的优点和缺点有什么观察,跟我们分享一下。

  罗海德:我只看到了中国人身上好的一面,就是充满干劲,能够想要去完成一些东西。其实在亚洲,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的中国人,你看到他们通常就是那些非常有事业心去推动一些事物的人,他们即使在国外也能发展得都非常好。当我与德国朋友讲到中国的时候,我会说,我们真正的竞争来临了,因为中国人是那么地雄心勃勃,想要发展。要说缺点,中国人只有一个缺点,就是中国语言太高深了,我还不确定是不是能很好地掌握它。

分享到:         

标签 :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